倾听者

诗意人生,茶酒各半。——Hearken

我想,从二十几岁到三十几岁,男人和女人都有愤怒的那一段,只不过大多数男人由愤怒走向平和,而大多数女人从平和走向愤怒。
这也不难理解,二十多岁的男人什么都想要,却又什么都没有,难免愤怒,也怨不得他看什么似乎都有不平之色,而这个时候的她,正值青春年华,不识社会之恶,跟着投洽旅友兜兜转转游戏人间,有何不满。
然而三十多岁时,他的小说开始卖钱,他开始出名满世界签售,生活对你这么好,赶紧闭嘴收下了好好享受才是正经事,而她发现社会不如自己所想一般,爱情不顺,更兼一觉醒来发现自己三十二岁了,如何不生出一堆意见来。
男女到了三十岁上下,面对生活的底气是不同了,他说我清楚地记得……她却说,有吗,我不记得了,然后一拍脑门,原来是真实发生过的,看似漫不经心,其实心里记得清清楚楚。
他能够坦然承认过往的一切,她却拐弯抹角,要知道对方也怀有同样心意之后才敢确认。说到底,生活给予他们的安全感不同了。 
然而这毕竟是一场注定。不管他身边是否有妻儿,不管她是否对于生活有一箩筐的不安,他们都能在彼此眼中找回九年前的自己,那个锐气的他,那个单纯的她。
或者可以这么说,男人由愤怒变平和并不难,难的是在平和中还不失对生活勇于质疑的锐气,而女人由平和变愤怒也不难,难的是在愤怒中还保有那份对世界温柔相待的单纯。
他们是各自是对方在九年前埋下的时光胶囊,把那本会随岁月流逝的东西事先藏一点收好,待到生活这一壶浊酒将要把人灌醉麻木之时,他不顾离时将近,也要听她低头轻轻唱一首歌,如一剂灵丹妙药,瞬间抵挡了生活那不怀好意的侵蚀。
《日落之前》的结尾,他最终有没有赶上那班飞机都已不再重要,因为他们已经找回了寄存在对方身上那个曾经的自己。  据说这一系列还有第三部,《BeforeMidnight》,网上搜索未果,只看到了预告片解解馋,里面他们似乎幸福地在一起,跟别人讲述俩人这一段奇妙浪漫的过去,有一个镜头是她问他,如果时间倒流到当年,在火车上的你还会约我一起下车么?他说,当然会,两人相视而笑。如果同样是九年的间隔时间,那时两人该是四十多岁了。
三十而立,他们找到了对方,四十不惑,他们确认了彼此,我想着二十岁的对应词是什么,看到百度上一个版本是二十不悔,嗯,二十不悔,真好。

评论